儒家环境美德伦理

http://www.fzskl.com  2016-10-13 11:13:24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黄勇

        Confucian Environmental Virtue Ethics

  作者简介:黄勇,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香港 999077

  原发信息:《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3期

  内容提要:探究环境问题的美德伦理进路,较之更流行的道义论和功用论进路,具有明显的长处。但现有的环境美德伦理学基本上沿袭了亚里士多德的幸福主义路线,从人的福祉出发关注环境问题,因而有人类中心论之弊。儒家的环境美德伦理,特别是以王阳明为代表的版本,则与此不同。一方面,儒家环境美德伦理学的核心在于有德之人与万物一体,因此,有德之人的福祉也就意味着宇宙万物的福祉,从而可以避免人类中心论。另一方面,王阳明将传统儒家的“爱有差等”观念扩展到处理人与人之外的存在者之间的关系。依此,有德之人与万物一体并不意味着无差别地对待万物。

  关键词:环境伦理/美德伦理/环境美德伦理/儒家/王阳明

  我们或许可以认为,环境伦理学是一种应用伦理学,它把某种一般的伦理学理论应用到具体的环境问题。换个角度,环境伦理学也可以看成是传统伦理学的扩展形态:传统伦理学的道德对象仅限于人,而环境伦理学的道德对象还包括人之外的存在者。不管怎么说,环境伦理学和一般/传统伦理学密切相关。因此,环境伦理学自20世纪以来的发展与一般伦理学相似:初始阶段居主导地位的是后果论和道义论,而现在则是美德伦理学开始出头。究其原因,一是因为美德伦理学自身的吸引力,二是因为道义论和后果论各自的缺陷,既包括理论自身的缺陷,也包括它们应用/扩展到环境问题之上所表现的缺陷。然而,环境美德伦理学也有自身的问题:它基本上沿袭了亚里士多德的幸福(eudaimonia)主义路线,从人类的福祉(human flourishing)出发关注环境问题,故而本质上是人类中心主义,即使不能说是利己主义。通过考察明儒王阳明(1472-1529)的著作,我们可以提出一种儒家的环境美德伦理学,而它的核心在于有德之人与万物一体。作为一种美德伦理,它也关注有德之人的福祉;不过,既然有德之人与万物一体,有德之人的福祉也就意味着宇宙万物的福祉。因此,儒家环境美德伦理学可以不必像其他形态的环境美德伦理学那样受人类中心论的困扰。不过,有德之人与万物一体并不意味着他得无差别地对待万物,仿佛当一个人的利益与(比如)一棵草的利益发生冲突时他就要抛硬币决定采取什么行动。这与儒家的“爱有差等”观念有关。传统上“爱有差等”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阳明把它扩展到处理与人之外的存在者之间的关系。

  一 环境美德伦理

  在过去几十年,一般意义上的美德伦理学经历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复兴;与之相应,环境美德伦理如今也已发展成为道义论环境伦理学和后果论环境伦理学的强劲对手。后果论(其中功利主义最具代表性)如果用之于环境伦理学,一个重大的局限在于,它需以苦乐感知为基础,而植物——更不必说非生物——并不能感知苦乐。此外,茨沃林斯基(Matt Zwolinski)和施密茨(David Schimdtz)接过并发展了帕菲特(Derek Parfit)的洞见,指出一般意义上的功利主义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功利主义或者关注总体效用或者关注平均效用,但不管何种情形都难免引出令人不快的结论。如果考虑总体效用,令人不快的结论是:即便社会的平均效用下降,也就是说每一个体成员的幸福变糟,只要人口增长使得社会总体效用超过以前,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更好的社会。如果考虑平均效用,令人不快的结论是:一个社会只要减少人口就是一个更好的社会,哪怕为了提升平均效用而杀掉一些人。①

  道义论并没有好到哪儿去。康德可谓最具影响力的道义论道德哲学家了,他认为,“我们对动物不负有直接义务;我们对它们的义务乃是对于人类的间接义务”②。这是说,我们虐待动物的行为本身不构成道德上的错误,但是,它可能诱发我们残忍地对待其他人,而这就构成了道德上的错误。康德举例明之:“某人由于自家的狗不再能帮他讨生活便用枪杀了它。倘若如此,他并没有违反任何对狗的义务,因为狗没有判断能力。但是,他这样做却损害了自身良善仁爱的品性,而他本应践行这些品性,因为他对人类所负义务的缘故。”③如果我们没有对于动物的义务,自然也就不会有对于植物的义务。

视频专题更多>
  • 2016年福建(福州)社科普及宣传周启动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