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福建海洋文化与中外文化交流

http://www.fzskl.com  2016-08-03 09:38:00  来源: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  作者:徐晓望

        [摘 要]:福建海洋文化发达,自古以来,闽人闯荡海外世界,建立了广泛的海上联系。福建文化因而向东南亚等地传播,影响了它们的文学、艺术、儒学、佛教等多方面的内容;海外文化也通过福建人的海洋活动传入中国,体现了福建文化沟通中外文化交流的桥梁作用。

       [关键词]:福建文化;海洋文化;中外文化交流

       福建省海洋文化发达,历史上与海外诸国有悠久的文化联系,是联通中华文化与海外文化的桥梁,在中国各区域文化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华夏文化是发源于中原的内陆文化,在向四周扩张中,融合了东夷文化和越文化。夷、越都是海洋民族,具有悠久的航海传统。[1]

       尤其是闽地的闽越人,他们擅长航海。汉族进入闽中后,与闽越族融合,形成新的福建人。新闽人继承了闽越人的航海文化,加上汉人先进的制木技术,航海文化长期领先世界。[2]因而福建成为中国海洋文化最发达区域之一,数千年来一直与海外世界保持密切的文化往来。

       一、福建与海外诸国有密切的联系

       在长时期的往来中,闽人与海外诸国结下了深厚的关系。

       (一)福建与东北亚诸国

       福建与朝鲜。朝鲜古称新罗、高丽等。《宋史·王彬传》云:光州固始人王彦英随族人王潮南下人闽,后因两人有隙,王彦英携家人远航新罗。“新罗长爱其材,用之,父子相继执国政。”王氏家族建立闽国后,双方关系密切,常有使者往来于闽国、新罗之间。北宋,闽人常去高丽经商,《宋史·高丽传》云“:王城有华人数百,多闽人。”又据朝鲜郑麟趾的《高丽史》,宋代商人赴高丽达129次,共5000多人,其中载有籍贯的有24次,而闽人占18次。闽人与高丽关系之密切于此可见。

       福建与琉球。从明朝开始,琉球向中国朝廷进贡达500年之久,由于地理上的关系,明清二朝指定福州为联系琉球的主要港口。琉球使者常在福州居住,或是候风回国,或是等候朝廷招见。为了便于两国间往来,明朝赐给琉球闽人36姓,为其驾驶海舟。中国使者常至琉球册封国王,他们所乘册封舟,多由福州建造。明清两代,中国派至琉球的册封使达23次双方关系在不断往来中巩固发展。

       福建与日本。双方关系始于日本高僧空海来华,他于唐贞元二十年(804)在长溪县(霞浦)登陆,从此,双方往来不绝,见载于史册。经过元朝侵日及倭寇扰华一段曲折后,明末清初,双方关系渐趋正常。福建著名海商郑芝龙娶日本女子田川氏为妻,他们的儿子即为民族英雄郑成功。

       在日本闭关自守的时代,福建商人受到较多的照顾,他们聚集于日本长崎唐人街,以寺院为中心团结起来。漳州商人建福济寺,福州商人建祟福寺,加上江南商人造的兴福寺,合称“长崎唐三寺”。从福建商人三分占其二来看,在日本的福建华侨势力较盛。近代,“欧化”的日本人侵占台湾,将福建划为势力范围,对福建造成极大威胁。

       (二)福建与东南亚诸国

       福建与越南。早在东汉时期,福建与越南的联系便很密切了。北宋初,越南独立,闽人在越南仍然很活跃,大中祥符二年(1009),越国王黎恒死,“安南大乱,久无酋长,其后国人共立闽人李公蕴为主”,于是,越南李朝建立。南宋末,李朝衰亡,闽人陈日照称王,建立陈朝。两个朝代的开国者都是闽人,这充分说明闽人与越南的紧密关系。以后,闽人移民越南的不少,清代有人来到越南中部的会安“,沿海直街,长三四里,名大唐街,夹道行肆栉比而居,悉闽人。仍先朝服饰,妇人贸易”。其时越南闽籍华侨中,最著名的是郑怀德(1765-1825年),他祖籍福建长乐,在越南阮朝历任户部、吏部、礼部等各部的尚书,又如海澄人潘清简、龙溪人陈养纯,都在越南仕至尚书级的高官。

       福建与菲律宾。菲律宾古称吕宋,闽人从唐代即开始移民吕宋。明代,西班牙人占据吕宋后,从美洲运来的白银非常之多,于是许多闽南人去马尼拉经商。据明代张燮的《东西洋考》,马尼拉侨居的华人在2万左右,其中十之八九为漳州月港人,十之一二为泉州安海人。近代菲律宾华侨约有十几万人,其中90豫以上为闽籍。

       福建与马来亚(包括新加坡)。据元代汪大渊的《岛夷志略》记载,在后来被称为马来亚的区域,已有闽人经商谋生。

       1824年,英国人占据马来亚,招募中国苦力前去开矿、垦殖,至1947年,福建华侨已有827411人,占华侨人数31.64豫。

       福建与印度尼西亚。印度尼西亚群岛上有许多古国:三佛齐、阉婆、苏吉丹等,这些国家早在唐宋即与中国有交往。莆田《祥应庙碑记》云“:泉州纲首朱纺,舟往三佛齐国,亦请神之香火而虔奉之。舟行迅速,无有艰阻,往返曾不期年,获利百倍。前后贾之于外蕃者未尝有是……自是商人远行,莫不来祷。”在长期的交往中,许多闽人留居印尼,1930年统计,印尼福建华侨有554981人,占当地华侨总数的46.64豫。

       在其他东南亚国家,如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文莱,都有不少闽籍华侨,人数从数千到数十万不等。他们是福建与这些国家联系的“纽带”。

       (三)福建与南亚、西亚诸国

       亚洲西南的印度、波斯、阿拉伯诸国都是文明古国,在宋元时期,中国的丝绸、瓷器经海路源源不断地输往以上诸国,双方商人与旅行家频繁往来,结下深厚的关系。

       福建与波斯。考古学家在福州闽国刘华墓发现了波斯孔雀蓝瓶(现藏福建省博物馆),这说明五代时期波斯商品即销售于福建。宋代,波斯商人已进入泉州居住,绍兴元年(1131),波斯撒那威人在泉州创立清净寺,元代,波斯设拉子巨商鲁克伯哈只于泉州重修圣友寺。至元十九年(1282),元朝“调扬州合必赤军三千人镇泉州”。学者一致认为;合必军主要是波斯人。元末,波斯人成立“亦思巴奚”军割据泉州,波斯人在闽势力于此可见。在波斯人来闽同时,闽人也远航波斯,宋代的《诸蕃志》、元代的《岛夷志略》、明代的《珠域周咨录》对波斯皆有记述。明初郑和到达过波斯港口,他的舰队中,闽人不少。

       福建与阿拉伯。阿拉伯人善于经商,早在唐宋时期便来到中国沿海诸地,从泉州出土的伊斯兰碑铭中我们得知:葬于此地的阿拉伯人有来自也门、哈姆丹、土耳其诸国的。元末,摩洛哥旅行家伊本·巴图泰到过泉州,称赞泉州为世界最大的港口。明初,郑和舰队也曾抵达“天方”。阿拉伯在泉州经商以豪富闻名,宋元之际的阿拉伯人蒲寿庚曾掌管泉州市舶司30多年,元初回回巨商佛莲发过80次海舟,富可敌国。

       福建与印度。印度是佛教与印度教的故土。闽人很早即与印度建立了海上交通关系。陈永定二年(558),一个名叫拘那罗陀的印度僧人来到泉州近郊的九日山下。后来,他由此处乘船回国。以后,常有印度僧人在福建登陆。例如,后梁时,天竺僧声明三藏来到闽国。闽僧也有赴印度求经的,唐末泉州人智宣游历西方诸国,壮岁而往,垂老始归。从出土文物看,宋元印度商人定居泉州的不在少数,所以,泉州发现了许多印度教石刻。福建与西南亚诸国的关系延续至明代初期。

       (四)福建与欧美诸国

       福建与西班牙、葡萄牙。西葡是欧洲最早的殖民帝国,于明代中叶航抵中国,为了打开中国闭锁的大门,他们都曾骚扰福建沿海。葡萄牙人窃据澳门后,澳门成为西方势力向中国渗透的据点,早期入闽教士多从澳门来。明末郑芝龙赴澳门谋生,曾在那里加入天主教。西班牙最早得手菲律宾,尔后一度侵占台湾,清代福建被划为西班牙教士传教。马尼拉与闽南之间的贸易关系从明末延至清末,未有间断。明清两代,数亿美洲银元沿着这条贸易线路进入中国。但是,西班牙人在马尼拉曾几度屠杀华侨,其中大部为闽人。

       福建与荷兰。荷兰人于晚明来华,随即侵占台湾,明清之际,郑成功收复台湾,驱逐了荷兰殖民主义者。清代荷兰人控制的印度尼西亚仍是闽人贸易热点区,可是,移民印尼的闽人曾几度遭屠杀。

       福建与意大利、法国。意、法都是天主教国家,早在元代,罗马教廷便成立泉州主教区,并派来哲拉德、裴莱格林、安德鲁等人任主教。清代五口通商后,法国人大力支持天主教在中国传播,对福建影响也很大。近代左宗棠、沈葆桢聘用法国科技人员创办马尾船政,一度取得相当效果。然而,在1884年的中法战争中,法国海军突然开战,将马尾船厂造出的10几艘福建水师战舰,全部击沉。

       福建与英国、美国。英国人在明清之际航抵中国曾与郑成功做生意,他们从福建输出茶叶、瓷器,将步枪、大炮卖给郑成功、郑经父子。清代,英国从福建输出的武夷茶越来越多,五口通商后,英美商人逐步控制了福州茶市,在该地所设洋行达六七家,每年贸易额达2000多万元。英美以福州、厦门为传播基督教的主要基地,基督教在中国内地的许多分会,都是从福建分出去的。

       总之,福建与欧美的关系既是贸易关系,又是被侵略、受欺侮的关系,欧美人奉行强权政治,只有取得和欧美相抗衡的力量,他们才肯平等对待对手,发展和平贸易。

       综上所述,福建与海外诸国结下了广泛的、悠久的文化关系。从文化交流的角度看,福建在历史上是中华文化、马来文化、印度文化、阿拉伯文化、欧美文化,以及朝鲜、日本、越南文化的交汇区,也是东西南北各区域交通的交汇点,所以,福建文化是有世界意义的文化,它的本质是海洋文化,具有开放性、包容性、冒险性等特点。自唐宋以来,福建一直是中国人向海洋发展的领头雁,是中国海洋文化发达区域之一。

视频专题更多>
  • 2016年福建(福州)社科普及宣传周启动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