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庄和民国海军部的成立

http://www.fzskl.com  2007-12-30 11:12:26  来源:福州社科网  
 

 


      作者简介:邓华祥
,男(1931~),福建省博物院副研究员。邮编:350003

      [提要]杨树庄,福州市人。从小立志愿参加海军,毕业于黄埔水师学堂,后任海军总司令,成为当时闽系海军主将。蒋介石为了打败北洋军阀,消除不同派系力量,积极拉拢杨树庄和闽系海军。杨树庄看到北伐节节胜利,也自动归附国民革命军。但蒋介石为了借用海军力量和安定闽省局势而成立杨氏福建政权。他对闽系海军根本不放心,因而造成派系纷争,尤其民国海军部成立的过程,蒋介石企图采用分而治之的策略,极力阻挠海军部的成立,这是一场尖锐复杂的斗争。

[关键词]闽系海军  海军部

       杨树庄字幼京,福州人,家住福州城内北后街①。清光绪八年(1882)生于福州。从小励志攻书,稍大考入广东黄埔水师学堂,1903年毕业。经过个人不断努力奋斗,继杜锡珪之后,任海军总司令;民国海军部成立,他任海军部部长兼任福建省主席,成为民国海军的一位有名的主将。

从小立志参加海军

杨树庄幼时是一位顽皮的小孩,经常跑到河边游水,一次失足坠入河中,差一点被淹死,幸好被人救起。从此决心学习游泳,并爱慕海军事业,加上他与居住在北后街的海军元老,曾任北洋海军总司令蒋拯为邻(系蒋拯的姪女婿)②有优越的社会背景,于是他很快地考入海军,毕业于广东黄埔水师学堂第八届驾驶班③,经过多年的实习和锻炼,在辛亥革命前就已成为清水师“湖鹏”号鱼雷艇艇长④,民国初期先后在“通济”、“应瑞”、“楚观”、“海宁”、“海筹”等各舰进行艰苦的实践。担任副舰长、舰长⑤,1923年代任练习舰队司令,兼任闽江警备司令,同年12月升任练习舰队司令。19244月暂行兼摄闽厦警备司令。同年9月,又升为海军副总司令,1925年,继杜锡珪之后任海军总司令⑥。

归附于国民革命军

国民革命军统一广东后,于19267月誓师北伐,节节胜利,当时因广东未有强大的海军,渡长江需要海军帮助,为壮大声势,阻敌渡江,故国民革命军极力争取海军,上海方面由林知渊、吴澍、方声涛进行联络,居间则由杨树庆的表兄弟陈可敏进行牵线,陈可敏其弟陈可潜亦任职于海军,那时蒋介石为北伐军总司令,何应钦率领第一军入闽。程潜、张发奎、李宗仁等各领军队北趋湖南,直捣武汉,革命浪潮澎湃于大江南北,北洋军阀已面临覆灭阶段。上海作为闽系海军指挥中心,海军元老杜锡珪,此时避居上海,便于与杨树庄协商大计,两人对时局的看法一致认为:国内政权将归于革命党,旧海军应认清形势,不能不归附于国民革命军⑦。决定由杨树庄与国民革命军方面先行挂钩,杨在上海与国民党元老林森、钮永建等进行联系⑧,并密派林知渊、陈可敏等分别到武汉、南昌活动⑨。驻在马尾的代行闽厦警备司令的陈季良首先协同何应钦的国民革命军东路军歼灭了孙传芳军阀的张毅部队,并责令军阀李生春率部投降,使海军又扩充了实力。闽省海军的首先发难也大大地影响了上海的指挥中心和长江的海军人员,不久杨树庄主动派李世甲去南昌与蒋介石接头。其时武汉汪精卫的国民政府与蒋介石矛盾极端尖锐,因此蒋介石急于拉拢海军,威胁武汉与汪精卫对抗。192741,杨树庄针对这个局面,招集许多舰长在“海筹”舰上开会。他们也一致同意立即行动,归附于国民革命军,参加革命。

于是先派出分舰队“楚谦”、“楚有”“楚同”驶经九江与南昌蒋介石联系,其余舰队暂泊吴淞口至江阴水域,监视北洋军阀部队的活动,所有舰首将五色旗一律改为青天白日旗。通电全国宣布参加国民革命军。42蒋介石登上“楚谦”号舰,召集闽系海军官兵讲话,表示欢迎。此时国民革命军已收复南京,蒋介石统率舰队东下南京,军阀孙传芳部队退往江北,双方在江岸进行布防。嗣后蒋介石乘“楚同”舰到上海,杨树庄晋见蒋介石,并陪同登岸。不久蒋介石与杨树庄协商海军人事安排。

海军参加龙潭战役

闽系海军宣布归附于国民革命军后,引起军阀的仇视,时军阀张作霖以海陆空军大元帅名义盘踞北京,获知闽系海军易帜,命沈鸿烈率青岛系海军渤海舰队南下偷袭,停在吴淞口外的“海筹”遭到袭击,舰上官兵伤亡颇多。同时由闽驶沪的“江利”军舰在杭州湾海面又被青岛系的“海圻”截劫而去。被袭后杨树庄乃调整部署,加强戒备,将芜湖以东至吴淞口水域划分为三个巡防区。其目的:一则预防渤海舰队再来骚扰;一则对付江北军阀孙传芳陆军,以确保江南地区。杨树庄为进一步靠拢蒋介石,乃在南京设立海军办事处,派其表弟海军中校陈可潜为办事处主任,派李世甲直接与蒋介石联络,以便解决海军装备与给养问题。先是时南京蒋介石与武汉汪精卫矛盾很深,蒋介石被迫下野。武汉汪精卫的刘兴部已进占芜湖,有东窥南京之势。南京方面北伐军为巩固后方,撤兵退回江南,何应钦的第一军奉蒋的命令向浙江撤退,以确保闽浙地盘。南京政府要员或离京避风或辞职他去,一片混乱。孙传芳见此局势,想乘机抢渡长江,收复江南,重温旧梦。遂作渡江计划,把大河口、龙潭车站一线,作为抢渡地点,佯攻下关和镇江作为牵制,以吸引一部分国民党兵力,待抢渡成功后再围攻南京。当时芜湖至镇江一段由海军陈绍宽负责防卫。

1927824李宗仁乘轮前往南京(此时南京及苏沪一带由李宗仁的第七军防守)在采石矾附近遇孙军乘坐帆船下驶,企图偷渡。李即下令向其射击,孙军退回江北。李即电告杨树庄、陈绍宽。杨、陈得此情报,即召集“楚有”、“楚同”、“楚雄”、“楚谦”舰长开会,布置巡防任务,此时孙军兵集渡口,不敢强渡,只隔江炮轰下关,陈绍宽乃率军舰往返江面,向龙潭、大河口之敌猛烈轰击,终挫败企图渡江之敌。我方通令敌军缴械投降,此役,敌军死伤众多,浮尸随流东下。龙潭战役于96胜利结束。当时孙军参加龙潭,大河口渡江的有六个师加上后勤共约六万人,被闽系海军消灭二万人,绝大部分死于江中,被俘二万余人,逃回仅万余人。此役之后,国民政府以海军拱卫京城有功,大加奖励。以战功突出颁“中流砥柱”大勋旗一面,从此海军声望大增。

李宗仁等返回南京后,即改组国民政府,撤消国民革命总司令部,改组为军事委员会,以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程潜、杨树庄、何应钦等七人为常务委员。接着又从国民革命军第一、第六、第七各军中抽调兵力向江北推进,把军阀孙传芳压迫至蚌埠以北的徐州地区,江南紧张情况从此解除。

杨系政权派系纷争

北伐军攻闽,得到闽系海军的策应,打败孙传芳在闽省的军阀队伍,使闽省局势安定。蒋介石认为海军很有作用,为了收买海军,蒋介石1927418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即命杨树庄为国民政府委员兼福建省政府主席,杨任福建省主席后,仍兼海军总司令之职,并设行营于福州,指挥海军陆战队和驻闽厦的舰艇。杨奔走于福州与南京之间双方兼顾。即行着手组织福建省府委员及各厅厅长。

蒋介石既把福建政权交给杨树庄,但又对杨树庄不放心,首先在财政经济上卡得很紧,本来福建是一个穷省,财政经济就非常困难,省政府每月收入仅五十万元左右,还要负担中央军及驻防福建军队的军费就需将近六十万元,财经担子十分沉重,入不敷出,蒋介石不给以大力支持。其次蒋介石以福建局面应有陆军合作方可消融地方意见为借口,采取削弱杨树庄的海军势力的步骤。首先派遣张贞一师进驻闽南,1928年即令杨、张协商改组省政府,成立杨、张联合政权,借以监督杨树庄,简直就是分而治之。省府内部属于张贞的有建设厅厅长许显时,民政厅厅长陈乃元;属于杨树庄的有财政厅厅长陈培锟,省府秘书长郑宝菁,省府委员林知渊,属于中央系者有教育厅厅长程时煃,省府委员方声涛。省府改组后,矛盾愈加尖锐。当时海军中有些人认为,闽省系海军的天下,凡海军界都应该得到一些利益,现在除林知渊(曾任海军党代表),郑宝菁(曾任海军秘书长)外,别人也属于海军界,都无法插足,连各县县长,其他海军界人也不能指染,因此对杨树庄产生不满,对林知渊、郑宝菁尤为痛恨,积怨甚多。尤其海军陆战队林忠及萨福筹更为侧目。认为林知渊,郑宝菁包揽一切,坐享其成,极欲拔此“眼中钉”而后快,陈季良阴主其谋。经与闽北尤溪巨匪卢兴邦(被蒋介石收编为师长)勾结,欲谋倒杨,平分省政,于是酿成了“一六事件”。193016,卢兴荣(卢兴邦弟)借省府委员财政厅厅长陈培锟春宴各厅、委的机会,于酒半酣时,由林忠举号,将郑宝菁、林知渊、陈乃元、程时煃、许显时及水上公安局局长吴澍共六人绑架送交尤溪卢兴邦扣押。时杨树庄尚在福州,闻变惊慌失措,立即移驻南台中洲海军行营公所,并于江面停泊小军舰,做好准备,预备急时即赴马江。不久杨树庄赴南京向蒋介石控陈此事,蒋介石迁延不予处理。杨树庄以此事使他面子扫地,留京不回。

数月后,蒋令方声涛以省府委员兼保安处长代理主席,方声涛赴闽南联系民军陈国辉,密谋声讨卢兴邦,迫卢释放林知渊等人。蒋介石不久亦遣驻扎闽西的中央军刘和鼎,第五十师进驻福州。卢兴邦以所谋不遂,且恐招引后患,除其中陈乃元病故外,乃将其他五人送还。省各厅委又一次进行恢复改选,财政厅长由于财经无着,无人肯就。此时福建政权,已面临支离破碎之残局,可是蒋介石削弱杨树庄之企图显然已得逞。

成立海军部的斗争

蒋介石复职后,国民政府的海军组织仍承旧制,以海军总司令部为海军最高指挥机关,隶属于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国民革命军取消后,隶属于军事委员会。直至19296月,才意欲在行政院下设立海军部。在此以前蒋一直认为:闽系海军非其嫡系,蓄意对旧海军分而治之,极力阻挠成立一个统一领导的海军部。海军部成立的过程,是尖锐复杂斗争的过程。蒋介石给以各种的掣肘,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与当时国民党内部的派系斗争也有直接的关系。19282月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在南京召开,恢复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改组国民政府及军事委员会,以蒋介石为中央政治会议主席和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抓到党政军大权后,咄咄逼人。当时陈绍宽等提出恢复北京海军部、天津海军医学堂,大沽海军造船所等北方的原有机构,并接管渤海舰队,使海军统一起来。但蒋介石另有意图,先是表示同意,后又以张学良不肯放弃渤海舰队为由加以推辞,有意留着青岛系渤海舰队与闽系海军相对立,以便“分而治之”从中控制。

1928108,在南京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讨论组织行政院属下各部的机构时,有人说:孙中山先生的《建国大纲》没有提建立海军部,因此反对成立海军部。李宗仁则谓孙中山的《建国大纲》手抄本里面有海军部组织的规定,而没有提到铁道部的组织。由是引起一场争论,结果没有成立海军部。当时闽系海军领导层没有一人任国民党中委,无权参加辩论。至国民党第三届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才选举杨树庄、陈绍宽、陈季良为中央执行委员,从这时起,在国民党中央会议上,闽系海军代表才有发言权。192812月蒋介石为排除异己,削弱其他派系的军事力量,在南京成立国军编遣委员会,海军总司令部及其他集团军总司令部同时撤消,于上海改设海军编遣办事处,以杨树庄为主任,青岛系海军的凌霄和粤系海军的陈策为副主任。蒋介石把闽系海军总司令都撤消后,只保留其第一、第二两个舰队,再把渤海舰队编为第三舰队,广东舰队编第四舰队,这些舰队军政权统归军政部,军令权统归军事委员会,以达到全权控制海军的目的。引起了杨树庄、陈绍宽、陈季良的极大不满。在一次军事委员会会议上蒋对成立海军部案搪塞支吾,不予决定。陈绍宽与陈季良突然退出会议,以示反对。蒋介石看到海军编遣工作被搁浅,由是在军政部之下成立海军署,任命陈绍宽为中将署长,想以此拉拢陈绍宽去分化闽系海军;但陈绍宽还是与杨树庄、陈季良一道坚持要成立海军部。19293月,蒋桂战争爆发,蒋介石坐镇陈绍宽的旗舰“应瑞”号上进行西征。第二舰队驰聘于鄂、湘、粤三省江上,历时两个月,为蒋迅速打败桂系出了大力。蒋介石看到闽系海军有足够力量可资利用,才答应成立海军部。192961海军部正式成立。杨树庄任海军上将部长,陈绍宽为中将政务次长,陈季良为中将常务次长,杨树庄兼福建省主席,外出期间由陈绍宽代理部务,陈绍宽仍兼第二舰队司令,陈季良仍兼第一舰队司令,将原海军署撤消。部以下设若干司、处、室,官兵合计不足300人,海军部大权均受制于蒋介石。虽然蒋介石对闽系海军始终是不信任的,但海军部的成立,将全国海军统一起来,避免了分裂的状态,这是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的。

杨树庄的最后日子

杨树庄争取了民国海军部的成立,实现了中国海军的统一。南京海军部成立后,即锐意添造舰艇,加强军力;同时为团结全军,消除内部派系成见,着手培训人才,以提高海军人员军事素质等方面都做了不少工作。但自从福州发生“一六”事件后,杨树庄对闽省政务感到厌倦、消极。在上海请辞闽省主席兼职,未准,乃请假到普陀山休养。19321月又以多病,难以胜任繁忙公务,辞去海军部长职,后又辞去福建省主席兼职,专任国民政府委员,在上海养病。1933年蒋介石调十九路军入闽,委蒋光鼐为福建省主席。同年11月十九路军易帜,12月杨树庄与林森、丁超五、方声涛、曾仲鸣、张贞、戴愧生等六人奉派为审核福建党务委员,31日参加杜锡珪葬礼后,即感不适。19341月旧病复发,于10日晚10时在沪寓所逝世,享年五十二岁。冯玉祥与杨树庄交谊甚笃,当时隐居泰山,树庄灵柩运回福州公葬时,寄一挽联云:“天上将星沉,虎帐龙帏齐惨淡!人间霖雨歇,闽疆泰岱总悲哀!

 

注释:

①—⑥、—《福建文史资料》第十五辑潘祖鏛:《民国部分闽籍海军将领事略·杨树庄》

⑦—《福建文史资料》第一辑李世甲:《我在旧海军亲历记》()

—、—《福建文史资料》第八辑李世甲:《我在旧海军亲历记》()

—《福建文史资料》第二辑刘通:《参加杨树庄省政记》

视频专题更多>
  • 2016年福建(福州)社科普及宣传周启动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